【丹狐】月色真美 5

第五章

鬼狐急匆匆地捎起书包就跑,丝毫不去顾忌自己的领带是不是歪了,扣子有没有扣错。

哦,他奔到家门口还在想丹尼尔在不在等他一起上学。

当然,这个想法下一秒就被他否认了。

事实也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鬼狐踩着上课铃的尾巴踏进了教室。不顾同学异样的目光,他把沉重的书包往桌子上一甩就一屁股瘫倒在座位上呼哧呼哧大喘气。呼吸平稳下来后他才发觉今天有点不大对劲,险些迟到而遭受全班同学注视很正常,但现在新鲜头都过了,同学的眼神还是有意无意地瞥向自己,他望过去之后又假惺惺地装模作样,说话声故意压得很低,似乎不想让谁听见。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因为什么。

消息一出,就有不少“丹狐”党跳起反驳,坚持照片是p出来的,言论是故意...

【丹狐】月色真美 4

第四章

说实话,鬼狐不知道丹尼尔为什么这么热情。

作为学长兼邻居,照顾学弟是应该的,适当给点关心是应该的,但这也太过关心了吧?情商稍微高点的人都能看出来他独来独往的性格,更何况是丹尼尔这样精明的人。除非是他看错了人,不,99%不可能。他的观察一向很细腻,再加上直觉的准确率极高,基本上不会出差错。

难道是丹尼尔故意想和他接触?

鬼狐否认了这个想法。

可能只是有事找而已,我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班上相处得怎么样?”

丹尼尔的问话把鬼狐飞到九霄云外的思绪捉了回来。

“还行,挺好的。”

鬼狐敢保证,这种生硬的语气除了对待父母外,丹尼尔是第一个。

倒不是他生气了或是其他原因,他只是觉得…紧张?或许可以这样说。毕竟...

感动。..

你看见我的兔兔了吗:

感谢大家耐心的等待!!不负众望,《回声》上线了!!

终于在大家的努力和帮助下,《回声》诞生了!感谢各位深夜赶工的辛苦💦大家都非常努力想要做好这本本子,期间遇到了很多困难大家一起商讨总算是解决了❤️求你们不要嫌弃它的价格😭😭

p2是自印的鬼狐明信片!从转发和评论里面各抽两个赠送!

这本本子,献给最好的,不离不弃的你们。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8284.0.0.54bc1debKt7tQX&id=578813990628...

【丹狐】月色真美 3

第三章

“今天出门比较晚了,以后你可以…”

从家到学校的路途比较远,要随着满车的人颠簸好几站。所以鬼狐早在搬来前就已查清了路段,摸透什么时候是高峰期,什么时候出门最适宜,但他还是不厌其烦地听着丹尼尔的讲解,还点点头回应。

就像是丹尼尔所说的,今天出门比较晚了,许是正好碰上了上班高峰期,公交车上的人群比以往还要拥挤些。鬼狐本就不算高,这下在人群中可以说是被彻底淹没了,被人们推来挤去,好几次险些摔个狗啃泥。

要不是因为丹尼尔长得好生俊秀,他冲我一笑,我就痴了,不然我怎么会把握不好时间,还跟他一起上学…

他艰难地回头看了丹尼尔一眼,只见后者正轻松地刷着手机,还发出几声轻笑。鬼狐撇撇嘴,有时...

【丹狐】月色真美 2

第二章

真不是鬼狐特意关注丹尼尔。他的身高实在太过突出了,在人群中脱颖而出,几乎全车人的眼神都忽有忽无地飘向他。司机时不时的一个急刹车使得丹尼尔略微往前一倾,额头总是险些与把手碰撞,看得鬼狐心惊肉跳。

鬼狐下了车,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很少这么悠闲了,以至于走到离家不远的商业街才发现身后跟着一个人。

鬼狐蹙了蹙眉,对于“尾随”一事他自然知道如何对付,镇定自若。

他依旧慢悠悠地走着,比起甩掉尾随者,他更想看看对方是什么样子。不小心死掉也完全没有关系,他觉得。活着和死去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他现在也不过是这样活着,这样行尸走肉地活着。

这么想着,鬼狐偏头看了眼超市的窗户,里面映照出他,以及身后高的...

【丹狐】月色真美 1

第一章

地铁站内人满为患,高跟鞋与瓷砖地碰撞,发出清脆的哒哒声。人们低头刷着手机,手指不停地触摸着屏幕,消息提示音叮咚叮咚得响个不停。

他独自一人拖着行李箱随着人群的流动前行,神情与人们并无他样,甚至给人感觉下一秒就会淹没在人潮中。他走上电扶梯,光线逐渐明朗起来,甚至让他不得不眯起了眼。

空气中夹杂着雨后的泥土潮湿的清香,几朵乌云飘荡在空中,灰压压的,死气沉沉。

他立在原地,人流从他身侧穿过,他仰起脖颈,金灿的眼眸望向天空,眼角的泪痣显得格外突兀。

鬼狐天冲是S中的高一新生,现在,他和全校一千多人挤在体育馆,进行着开学典礼。

全校师生挤在一个体育馆必定拥挤,免不了肩挨肩,手背擦着手背,原本九月份的那点凉爽...

【快新】小醋坛子


说实话,其实工藤并没有想到自己会生气。但当他看到黑羽手里拿着玫瑰花,而旁边的女生们都快贴在他身上时,他的眉头还是皱了一下。

这可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阿。

在他还是江户川柯南的时候,他无数次小心翼翼地试探,为自己奇怪的感情纠结犹豫。而他赌上了性命与组织对抗,胜利后终于能够以真正的身份与黑羽坦诚相见。他又赌上了一切去向黑羽表白,那句“喜欢你”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口。他怕,他怕黑羽恶心他,怕极了。所以当黑羽说出“我也是”的时候,他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而这厮竟然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撩妹?!

在黑羽哼着曲子慢慢朝工藤走来时,他也没能把脸上的阴霾收起:“结束了?”黑羽立马察觉到了工藤的不对...

【快新】直到昨天你还笑着


灵感源泉:つぼみ
(配合歌曲食用更佳)

工藤新一蜷缩在角落,现在是午夜2点,他没有开灯,铺天盖地的黑暗笼罩着整个房间,似乎要把工藤也一起吞没。

他站了起来。

工藤在屋子的各个地方游走,各种大的小的圆的扁的物什都被他放进了一个箱子里。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却在走到垃圾桶旁时又狠狠地将它扔了进去。

工藤站在原地怔愣了片刻。

说实话,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的冷静。

在病床上从灰原哀的口中得知黑羽快斗死亡的消息时,他没有挣扎着跳起,没有大吼大叫,没有摆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甚至没有哭。

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阿、是吗。”他记得他这样说。

后来,他也好好地参加了葬礼,好好地哀悼了。

平静地接受了黑羽快斗、怪盗基德、他的宿敌、他的...

【贺红】亲吻各处的含义

额头-祝福,友谊

莫关山要结婚了。这个消息贺天还是从蛇立那儿打听到的。

连封喜帖都不愿发给我了吗?

也是。自己能以什么身份收下他的喜帖,同学?死党?初恋?

曾经的爱人?

贺天把杯子里剩余的酒闷头一干而净,眨巴眨巴眼,把手里的空酒杯举了起来,朝蛇立摇晃两下:“再来一杯。”蛇立没有动作。贺天现在意识模糊得很,也懒得和他计较,就这么盯着他。

“贺天,”蛇立终于开口了,“这次你喝醉,就没人送你回家了。我可不饰演——”

“我知道。”

婚礼开始前,贺天找到了莫关山。

贺天很清楚地看到莫关山脸色一瞬间煞白,嘴唇不受控制地发抖,双手不觉握了起来,指甲深深地嵌在肉里。

贺天走近之后才发现莫关山消瘦了一圈,头发剪短了,眉头也不再像以...

【贺红】肯德基是个好地方

1. 

 
今天莫关山临时加班,甚至都没来得及和贺天说一声。 


“莫仔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莫关山一眼就瞥见了厨房的一片狼藉。 
 
Fuck you. 
 
贺天把厨房炸毁后,莫关山和他不得不到肯德基解决晚饭。 
 
2. 
 
“莫仔,我想去买包——” 
 
“不准!” 
 
“最后一包,相信我,最后一包。” 
 
“贺狗鸡你这句话特么说了多少次了。” 
 
“我抽完这包以后再也不抽了。” 
 
贺天...

加油。

脑内空洞:

感谢大家的陪伴和期待!!丹狐本《回声》上线啦!

作为主策划和宣图制作人鸢九,在这里我真心感谢大家的付出和对丹狐的喜欢!!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鼓励和努力才有了这本《回声》!!感谢大家为爱发电,很多太太都没有向我要稿费我真的除了感谢之外无以为报,你们真是太好了❤️

以下艾特staff,不分先后

文组

 @弦月辰//實習不更  @sera/叶上  @辻鳴   @谷純不纯. (还有一个我自己哈哈哈)

画组

 @三千—zero  @陋...

【丹狐】花

BGM:明日、僕は君に会いに行く。


我喜欢你,是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
                                           ...

【丹狐】惊喜

BGM:fish in the pool ・花屋敷

今年四月份的天气不同寻常,时而温暖,时而寒冷。刺骨的寒风刮在鬼狐天冲的面颊上,他紧缩着脖子,试图维持着一点稀薄的热量,他真后悔没有听丹尼尔的话。而跟前踏着小碎步的柯基倒是心花怒放的模样,鬼狐天冲已有好几日没有带它出门晃悠了,这次还是丹尼尔好说歹说拉着他和柯基一起出门,语重心长地对鬼狐天冲说再这么懒下去就要胖成球了这类的话。

哦,这就是你让我吹冷风的原因吗。

鬼狐天冲拨了拨遮挡住视线的碎发,这风钻进他敞开的衣领里,使他冷得把头抵在丹尼尔的背后。鬼狐天冲把手放进丹尼尔的口袋里,丹尼尔顺势扣住鬼狐天冲的手,十指相扣。

鬼狐天冲一向很喜欢把手...

【丹狐】短信

BGM:雪しずり

18:25

鬼狐天冲:丹尼尔。

18:25

丹尼尔:怎么了?

18:27

鬼狐天冲:你现在有空吗?

18:27

丹尼尔:嗯。你想说什么?

鬼狐天冲打下成行的字,字里行间流露着浓浓的爱意,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满怀着激动的心按下了「发送」键。

18:35

丹尼尔没有回复。

18:40

鬼狐天冲:丹尼尔?

18:50

鬼狐天冲:那个……丹尼尔你不尽快回复我也无所谓。

6:00

鬼狐天冲:早安。

11:13

鬼狐天冲:你最近很忙吗?

15:58

鬼狐天冲:别把自己累到了。

20:35

鬼狐天冲:你把我屏蔽了吗?

3:02

鬼狐天冲:晚安...

关于100粉点文

@穆萤 @拿上这把护眼原谅 @终极 @疯癫而水清 @端 抱歉我食言了。一是,十多篇点文果然还是太勉强了。二是,快要开学了,一心扑在学习和写作上的日子又到了。完成了五篇,剩余的放弃了。抱歉辜负了读者们的期待。
今天的我依然很废,好了,没话了。

【丹狐】春

BGM:Wishing

1.

揪着冬天最后的短尾巴,居住在此数年的邻居悄然离去。丹尼尔甚至都没能来得及道个别。

寂寞之情渐渐涌了上来,以往丹尼尔或许还能同邻居聊上一两句,现在呢?

空荡荡的。

不是丹尼尔瞎说,他有的时候真心觉得自己孤独得像条狗,狗还比他无忧无虑呢。

2.

压着春天开始的日子,丹尼尔迎来了新邻居。

这是一个和睦的家庭,稀有的兽人体质。丹尼尔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小孩子。

他头上的兽耳毛茸茸的,与雪白的短发融和在一起,身后的大尾巴摇来晃去,眸色同他一样,是金色的,闪着光亮,肉嘟嘟的脸,肉嘟嘟的嘴,还有肉嘟嘟的手。说起话来彬彬有礼,行为从不粗鲁,活像个小绅士。

丹尼尔...

【雷安】海

BGM:Sincerely

1.

雷狮在岸边悠悠转醒,全身上下都湿透了,湿答答地黏在身上,怪难受的。

这是雷狮海盗团张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事故,如今船废了,其他成员也不知是死是活,雷狮海盗团的头子在不知名的岛屿醒来。

真是糟糕透了。

2.

雷狮蹙着眉,还未缕清思绪,就被一个欣喜的声音打断了:“你醒了?”雷狮寻声望去,海岸上探出一个棕色的脑袋,刘海长长地垂在眼帘前,发梢滴滴答答地淌着水,碎发下,是一双闪着光亮的翠绿的眸子,他的出现使得平静的大海泛起一圈圈涟漪。雷狮瞥了少年一眼:“你救了我?”少年游了过来,他的速度异常迅速,连身为海盗的雷狮都有些心生佩服之情。少年点头如捣蒜,眼神中满带着...

【齐海】桔梗花

BGM:愛唄~since 2007~

今天的齐木楠雄依然很烦恼。这是海藤瞬躲开齐木楠雄的第二十三次。

——虽然说少了很多麻烦,也不用听他絮絮叨叨,但还是怪不习惯的。毕竟我已经习惯有他的日子了。

齐木楠雄托着腮,面前的书许久也不曾翻过一页,周遭同学喧嚣的气氛与他格格不入。

——不管怎么想也太奇怪了吧。

“喂矮冬瓜,你感冒了阿?”

“没有,你离我远点别待在我这里。”

——花吐症越来越严重了该怎么办啊啊啊!完了接下去我是不是要死了?不不不怎么会呢我可是漆黑之翼阿!

齐木楠雄翻页的手一顿。

——花吐症……?

齐木楠雄回家后查阅资料发现: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

【瑞嘉】kiss

BGM:오빠야

嘉德罗斯最近有点烦。为什么?因为他家绑文爱上了写作,他失宠了。

格瑞整天整日端着电脑,嘉德罗斯跑去闹来闹去也只会换来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和一个字“乖”。嘉德罗斯甚至捧着温热的牛奶窝在格瑞怀里,格瑞纹丝不动波澜不惊,只是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为此,嘉德罗斯向雷德抱怨了好一阵子。

据说最近有部火热的电影叫《前任3:再见前任》,嘉德罗斯单纯地认为这部电影很火、人气高、很好看,跟风买了两张票拉上格瑞一起看。格瑞也自然知晓他的小孩子气,只得叹口气惯着他。

嘉德罗斯大半身子斜靠在格瑞身上,电影的内容于他而言枯燥至极。罢了,反正他只想让格瑞多陪他一会儿。嘉德罗斯把吸管咬得扁扁的,盯着格瑞发...

【雷安】谢礼

BGM:届かない恋

这是最后一战了。

安迷修迈着步子走在军队里,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浓烈的硝烟,一双双鞋在泥土上印下了深深浅浅的脚印。安迷修无意识地抬眼去看三皇子——雷狮,他突然发现雷狮的背影挺拔而又宽大,不同于初次相见时稚嫩的模样,使得安迷修不觉惊叹岁月的流逝。雷狮似是察觉到了安迷修炽热的视线,他转过头,话语里夹杂着轻蔑的意味:“看我干什么,安迷修?”安迷修别过了头,没有作答。毕竟,他也不知道问题的答案。

战场上,安迷修挥舞着双剑,他的动作利落,不带一丝拖泥带水,敌人的鲜血在刀刃下四溅,他的军装上溅到了敌人抑或是自己的血,他没有时间去分辨,也不会去分辨。在战场上,清醒的大脑是必要的。持久...

关于100粉

100粉了阿……。点文?cp见tag
你点了我就写,但是文真的很烂,别嫌弃可以吗……。
占tag致歉。抱歉抱歉抱歉。

【丹狐】时钟花

BGM:茜さす

[码文时间:2018.2.5  5:57 p.m.]

鬼狐天冲是A中高一B班的语文老师,丹尼尔是班主任。鬼狐天冲和丹尼尔关系和善,虽说鬼狐天冲一直认定他们是朋友关系,但也只有他一个人如此觉得了。

丹尼尔是位和蔼可亲的班主任,班会课上可以任由学生仿若老朋友似的同他攀谈。“丹尼尔老师,你和鬼狐老师目前是恋爱关系吗?”话语一出,班里爆发出一阵“噫”声。丹尼尔咧嘴笑笑。

“现在不是,以后就说不准了。”

鬼狐天冲发现自己患上了花吐症,时常咳出时钟花花瓣。他在第一时间去询问了凯莉,得知如何痊愈后整个人呆若木鸡,一头雾水:“但,我没有暗恋的人,怎么会患上花吐症?”凯莉显出...

【丹狐】说不出口

[码文时间:2018.2.2  2:16 p.m.]

实不相瞒,我在高中的时候喜欢过一个人。那个人一头白发,鼻梁高挺,一口白牙,声音磁性,面带笑容,金色眸子,而最令我无法忘怀的是包含在眸中的温柔,似若一滩池水,源源不息——每次,我都陷在里面。

在我察觉到我对他有所谓“喜欢”的感情时,是在高三。一说到高三,就想到高考。同学都在伏案疾书,眼里只有学习,但我的眼里,都是他。

全部都是他。

我感觉自己疯了,还是不一般的疯。

高考结束后,我决定表白。他走出了学校的大门,我也踩着轻巧的步子跟随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会一阵愉悦,想来,也是紧张过头了吧。就在我开口,准备叫住他的一霎那,...

【丹狐】我的心里住进了一个人


[码文时间:2018.1.24  2:46 p.m.]

最近鬼狐天冲有些苦恼。

他的心里住进了一个小人,叫作“丹尼尔”。丹尼尔时不时地会敲鬼狐天冲的心房,直敲得“砰砰”响才罢休。鬼狐天冲有点委屈,丹尼尔把他的心房敲得很疼很疼。在丹尼尔又开始敲他的心房的时候,鬼狐天冲就会喊:“别敲了!”

鬼狐天冲去找了很多名医,但是医生都查不出病情。在鬼狐天冲垂头丧气地走回家时,丹尼尔又开始敲他的心房了,鬼狐天冲蹙了蹙眉,正准备开口,却倏地发现丹尼尔敲得很轻,小心翼翼地,似若是在安慰他。鬼狐天冲把手抚在自己的左胸口上,阖上眼眸,轻声地说:“谢谢你。”

以后,丹尼尔总会在鬼狐天冲沮丧的时候轻轻地...

【丹狐】天使

1.

丹尼尔是个天使。

天使不生存在天堂,天使生存在人间,只有小孩子才能看见他们。

在丹尼尔年满十岁的时候,他用天真的眼神仰视着上帝,他的金色的眸子仿若盛着繁星当空的夜景,:“天使的使命是什么?”上帝的脸上显出慈祥的笑容,“天使的使命——”

“是拯救每一个人”

2.

十岁那年,上帝告诉他,天使的使命是拯救每一个人。

上帝还告诉他,天使不能对人类产生感情。

丹尼尔在城市的上空翱翔着,天空阴沉沉的,没有一丝生气,白云也被染上了灰色,眼下的城市喧哗繁荣。妇女们抱着年幼的孩子,孩子笑嘻嘻的,露出了洁白整洁的牙齿,一对对情侣亲昵地挽着手,男孩子不时帮女孩子梳理头发,女孩子不时向男孩子撒娇...

【丹狐】随便一个发型都是爱你的形状


今天的丹狐依然很和睦呢。(鬼狐大人ooc严重x.

——————————————————

鬼狐天冲很苦恼。不知道为什么,他每天早上起床后都是蓬头垢面的。尾巴的毛发原本就难以打理,如今又要打理头发。发丝总是打结在一起,鬼狐天冲自己梳头的时候总会疼得龇牙。

肯定是丹尼尔晚上悄悄揉我头发。

-

说来也神奇,鬼狐天冲自己总是要花上一个钟头打理头发,丹尼尔却只有手指拨弄几许就完毕了。

丹尼尔的体温总是偏低的,鬼狐天冲在夏季总是很喜欢靠在他身上,冰凉凉的,很舒服——不过冬季他不会如此就是了。

-

一日凌晨,鬼狐天冲朦胧地醒来,昨晚复习地有些过晚,今早险些睡过了时间。

丹尼尔怎么不叫我。...

【丹狐】一千年

丹尼尔给了鬼狐天冲一个拥抱,只是他不知道。

也永远不会知道了。

————————————————————————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

原本应在淘汰赛中被回收的鬼狐天冲,此时静静地躺在床上,被褛的洁白与他的发色融合一同,也为他的面容更添几分苍白。鬼狐天冲的短发被人很细心的梳理,乖巧地贴在额上,鬓角处的头发垂于耳廓两侧。这房间没有窗户,只有几个泛着蓝光的荧屏在墙的四面。因这蓝光,昏暗的房间内才算有了几丝的明亮。丹尼尔立于其中,四面荧屏的光亮都照在了他身上,他便就宛如这个世间神圣的救世主。

荧屏上是鬼狐天冲的档案,【生死】分栏上清晰的标明为【死亡】。

丹尼尔...

【丹狐】名为爱意的视线(瞎续)

#丹狐#

抱歉我烂尾短小剧情废

————————————

“丹尼尔同学,能否把饭卡还给我…”

“暴露了啊。我拒绝。”

鬼狐天冲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头发太长了,垂在两侧,他的耳根都红了起来,连带着脸也染上了红。他仰头去看丹尼尔面带微笑的模样,更觉得面上和耳根温度上升。

“这样很让我困扰,丹尼尔同学。”口是心非。

丹尼尔一手攀上鬼狐天冲泛红的面颊,冰凉的触感让鬼狐天冲不觉一颤,他细细摩挲着鬼狐天冲的唇瓣,薄薄的,暖暖的。

鬼狐天冲现在思绪有点乱。

这、这是什么意思。

“饭卡还你,你给我,你看这个交易如何?”

-

后来鬼狐天冲和丹尼尔被称作全校最甜男男cp。

真是可喜可贺,可...

【丹狐】名为爱意的视线(续了又续)

#丹狐#

脑子里一团乱的鬼狐天冲x撩人技能max的丹尼尔

————————————————————————

鬼狐天冲至中午才发觉自己的饭卡丢了,回忆翻江倒海地袭来,在[昨日匆忙离开学校]处暂停。

开玩笑的吧…掉在教室门口了?那岂不是被丹尼尔捡去了。

在思索间,如龙长的队伍不知不觉间减少——已经轮到他点菜了。

“请问要点什么呢?小伙子。”

食堂大妈笑得慈祥,眼角显出一道道浓密的皱纹来。

没办法…先付现金吧。

鬼狐天冲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瘦得可怜的钱包,两指夹起一张,正欲递给食堂大妈,却被身后的人打断了。

“没带饭卡吗?啊不,想必鬼狐同学如此的细腻认真,是不会发生低级错误的。那么,...

【丹狐】名为爱意的视线(续)

#丹狐#

悲伤的小狐狸x满面春风的打你二大爷(咳

还会续…(没完没了←

—————————————————————————

体育老师带两个班,今日两个班一起上了课,据说是因主课老师下午将要进行的测试而做的调整。鬼狐天冲在操场上等候着老师,体育委员扯着嗓子管纪律,喊得鬼狐天冲都觉得烦躁,周边的同学不时推搡到他,鬼狐天冲原本就乱糟糟的内心愈加杂乱无章了。

天色并不是很好,没有一朵云,阴沉沉的,连带着挺拔的树木也无了精气神。

丹尼尔的班级走过来了,是丹尼尔领的队伍。

丹尼尔今天穿的是白衬衫和白边线的黑背心,男孩子的衣服总是会有褶皱,是不细心整理的缘故,在丹尼尔身上却从不会发现这一点。丹...

©谷純不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