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

你看见我的兔兔了吗:

感谢大家耐心的等待!!不负众望,《回声》上线了!!

终于在大家的努力和帮助下,《回声》诞生了!感谢各位深夜赶工的辛苦💦大家都非常努力想要做好这本本子,期间遇到了很多困难大家一起商讨总算是解决了❤️求你们不要嫌弃它的价格😭😭

p2是自印的鬼狐明信片!从转发和评论里面各抽两个赠送!

这本本子,献给最好的,不离不弃的你们。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8284.0.0.54bc1debKt7tQX&id=578813990628...


说实话,其实工藤并没有想到自己会生气。但当他看到黑羽手里拿着玫瑰花,而旁边的女生们都快贴在他身上时,他的眉头还是皱了一下。

这可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阿。

在他还是江户川柯南的时候,他无数次小心翼翼地试探,为自己奇怪的感情纠结犹豫。而他赌上了性命与组织对抗,胜利后终于能够以真正的身份与黑羽坦诚相见。他又赌上了一切去向黑羽表白,那句“喜欢你”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口。他怕,他怕黑羽恶心他,怕极了。所以当黑羽说出“我也是”的时候,他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而这厮竟然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撩妹?!

在黑羽哼着曲子慢慢朝工藤走来时,他也没能把脸上的阴霾收起:“结束了?”黑羽立马察觉到了工藤的不对...


灵感源泉:つぼみ
(配合歌曲食用更佳)

工藤新一蜷缩在角落,现在是午夜2点,他没有开灯,铺天盖地的黑暗笼罩着整个房间,似乎要把工藤也一起吞没。

他站了起来。

工藤在屋子的各个地方游走,各种大的小的圆的扁的物什都被他放进了一个箱子里。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却在走到垃圾桶旁时又狠狠地将它扔了进去。

工藤站在原地怔愣了片刻。

说实话,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的冷静。

在病床上从灰原哀的口中得知黑羽快斗死亡的消息时,他没有挣扎着跳起,没有大吼大叫,没有摆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甚至没有哭。

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阿、是吗。”他记得他这样说。

后来,他也好好地参加了葬礼,好好地哀悼了。

平静地接受了黑羽快斗、怪盗基德、他的宿敌、他的...

额头-祝福,友谊

莫关山要结婚了。这个消息贺天还是从蛇立那儿打听到的。

连封喜帖都不愿发给我了吗?

也是。自己能以什么身份收下他的喜帖,同学?死党?初恋?

曾经的爱人?

贺天把杯子里剩余的酒闷头一干而净,眨巴眨巴眼,把手里的空酒杯举了起来,朝蛇立摇晃两下:“再来一杯。”蛇立没有动作。贺天现在意识模糊得很,也懒得和他计较,就这么盯着他。

“贺天,”蛇立终于开口了,“这次你喝醉,就没人送你回家了。我可不饰演——”

“我知道。”

婚礼开始前,贺天找到了莫关山。

贺天很清楚地看到莫关山脸色一瞬间煞白,嘴唇不受控制地发抖,双手不觉握了起来,指甲深深地嵌在肉里。

贺天走近之后才发现莫关山消瘦了一圈,头发剪短了,眉头也不再像以...

1. 

 
今天莫关山临时加班,甚至都没来得及和贺天说一声。 


“莫仔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莫关山一眼就瞥见了厨房的一片狼藉。 
 
Fuck you. 
 
贺天把厨房炸毁后,莫关山和他不得不到肯德基解决晚饭。 
 
2. 
 
“莫仔,我想去买包——” 
 
“不准!” 
 
“最后一包,相信我,最后一包。” 
 
“贺狗鸡你这句话特么说了多少次了。” 
 
“我抽完这包以后再也不抽了。” 
 
贺天

加油。

脑内空洞:

感谢大家的陪伴和期待!!丹狐本《回声》上线啦!

作为主策划和宣图制作人鸢九,在这里我真心感谢大家的付出和对丹狐的喜欢!!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鼓励和努力才有了这本《回声》!!感谢大家为爱发电,很多太太都没有向我要稿费我真的除了感谢之外无以为报,你们真是太好了❤️

以下艾特staff,不分先后

文组

 @弦月辰//實習不更  @sera/叶上  @辻鳴   @谷純不纯. (还有一个我自己哈哈哈)

画组

 @三千—zero  @陋...

BGM:明日、僕は君に会いに行く。


我喜欢你,是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
                                           ...

BGM:fish in the pool ・花屋敷

今年四月份的天气不同寻常,时而温暖,时而寒冷。刺骨的寒风刮在鬼狐天冲的面颊上,他紧缩着脖子,试图维持着一点稀薄的热量,他真后悔没有听丹尼尔的话。而跟前踏着小碎步的柯基倒是心花怒放的模样,鬼狐天冲已有好几日没有带它出门晃悠了,这次还是丹尼尔好说歹说拉着他和柯基一起出门,语重心长地对鬼狐天冲说再这么懒下去就要胖成球了这类的话。

哦,这就是你让我吹冷风的原因吗。

鬼狐天冲拨了拨遮挡住视线的碎发,这风钻进他敞开的衣领里,使他冷得把头抵在丹尼尔的背后。鬼狐天冲把手放进丹尼尔的口袋里,丹尼尔顺势扣住鬼狐天冲的手,十指相扣。

鬼狐天冲一向很喜欢把手...

BGM:雪しずり

18:25

鬼狐天冲:丹尼尔。

18:25

丹尼尔:怎么了?

18:27

鬼狐天冲:你现在有空吗?

18:27

丹尼尔:嗯。你想说什么?

鬼狐天冲打下成行的字,字里行间流露着浓浓的爱意,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满怀着激动的心按下了「发送」键。

18:35

丹尼尔没有回复。

18:40

鬼狐天冲:丹尼尔?

18:50

鬼狐天冲:那个……丹尼尔你不尽快回复我也无所谓。

6:00

鬼狐天冲:早安。

11:13

鬼狐天冲:你最近很忙吗?

15:58

鬼狐天冲:别把自己累到了。

20:35

鬼狐天冲:你把我屏蔽了吗?

3:02

鬼狐天冲:晚安...

@穆萤 @拿上这把护眼原谅 @终极 @疯癫而水清 @端 抱歉我食言了。一是,十多篇点文果然还是太勉强了。二是,快要开学了,一心扑在学习和写作上的日子又到了。完成了五篇,剩余的放弃了。抱歉辜负了读者们的期待。
今天的我依然很废,好了,没话了。

BGM:Wishing

1.

揪着冬天最后的短尾巴,居住在此数年的邻居悄然离去。丹尼尔甚至都没能来得及道个别。

寂寞之情渐渐涌了上来,以往丹尼尔或许还能同邻居聊上一两句,现在呢?

空荡荡的。

不是丹尼尔瞎说,他有的时候真心觉得自己孤独得像条狗,狗还比他无忧无虑呢。

2.

压着春天开始的日子,丹尼尔迎来了新邻居。

这是一个和睦的家庭,稀有的兽人体质。丹尼尔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小孩子。

他头上的兽耳毛茸茸的,与雪白的短发融和在一起,身后的大尾巴摇来晃去,眸色同他一样,是金色的,闪着光亮,肉嘟嘟的脸,肉嘟嘟的嘴,还有肉嘟嘟的手。说起话来彬彬有礼,行为从不粗鲁,活像个小绅士。

丹尼尔...

BGM:Sincerely

1.

雷狮在岸边悠悠转醒,全身上下都湿透了,湿答答地黏在身上,怪难受的。

这是雷狮海盗团张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事故,如今船废了,其他成员也不知是死是活,雷狮海盗团的头子在不知名的岛屿醒来。

真是糟糕透了。

2.

雷狮蹙着眉,还未缕清思绪,就被一个欣喜的声音打断了:“你醒了?”雷狮寻声望去,海岸上探出一个棕色的脑袋,刘海长长地垂在眼帘前,发梢滴滴答答地淌着水,碎发下,是一双闪着光亮的翠绿的眸子,他的出现使得平静的大海泛起一圈圈涟漪。雷狮瞥了少年一眼:“你救了我?”少年游了过来,他的速度异常迅速,连身为海盗的雷狮都有些心生佩服之情。少年点头如捣蒜,眼神中满带着...

BGM:愛唄~since 2007~

今天的齐木楠雄依然很烦恼。这是海藤瞬躲开齐木楠雄的第二十三次。

——虽然说少了很多麻烦,也不用听他絮絮叨叨,但还是怪不习惯的。毕竟我已经习惯有他的日子了。

齐木楠雄托着腮,面前的书许久也不曾翻过一页,周遭同学喧嚣的气氛与他格格不入。

——不管怎么想也太奇怪了吧。

“喂矮冬瓜,你感冒了阿?”

“没有,你离我远点别待在我这里。”

——花吐症越来越严重了该怎么办啊啊啊!完了接下去我是不是要死了?不不不怎么会呢我可是漆黑之翼阿!

齐木楠雄翻页的手一顿。

——花吐症……?

齐木楠雄回家后查阅资料发现: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

BGM:오빠야

嘉德罗斯最近有点烦。为什么?因为他家绑文爱上了写作,他失宠了。

格瑞整天整日端着电脑,嘉德罗斯跑去闹来闹去也只会换来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和一个字“乖”。嘉德罗斯甚至捧着温热的牛奶窝在格瑞怀里,格瑞纹丝不动波澜不惊,只是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为此,嘉德罗斯向雷德抱怨了好一阵子。

据说最近有部火热的电影叫《前任3:再见前任》,嘉德罗斯单纯地认为这部电影很火、人气高、很好看,跟风买了两张票拉上格瑞一起看。格瑞也自然知晓他的小孩子气,只得叹口气惯着他。

嘉德罗斯大半身子斜靠在格瑞身上,电影的内容于他而言枯燥至极。罢了,反正他只想让格瑞多陪他一会儿。嘉德罗斯把吸管咬得扁扁的,盯着格瑞发...

BGM:届かない恋

这是最后一战了。

安迷修迈着步子走在军队里,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浓烈的硝烟,一双双鞋在泥土上印下了深深浅浅的脚印。安迷修无意识地抬眼去看三皇子——雷狮,他突然发现雷狮的背影挺拔而又宽大,不同于初次相见时稚嫩的模样,使得安迷修不觉惊叹岁月的流逝。雷狮似是察觉到了安迷修炽热的视线,他转过头,话语里夹杂着轻蔑的意味:“看我干什么,安迷修?”安迷修别过了头,没有作答。毕竟,他也不知道问题的答案。

战场上,安迷修挥舞着双剑,他的动作利落,不带一丝拖泥带水,敌人的鲜血在刀刃下四溅,他的军装上溅到了敌人抑或是自己的血,他没有时间去分辨,也不会去分辨。在战场上,清醒的大脑是必要的。持久...

100粉了阿……。点文?cp见tag
你点了我就写,但是文真的很烂,别嫌弃可以吗……。
占tag致歉。抱歉抱歉抱歉。

BGM:茜さす

[码文时间:2018.2.5  5:57 p.m.]

鬼狐天冲是A中高一B班的语文老师,丹尼尔是班主任。鬼狐天冲和丹尼尔关系和善,虽说鬼狐天冲一直认定他们是朋友关系,但也只有他一个人如此觉得了。

丹尼尔是位和蔼可亲的班主任,班会课上可以任由学生仿若老朋友似的同他攀谈。“丹尼尔老师,你和鬼狐老师目前是恋爱关系吗?”话语一出,班里爆发出一阵“噫”声。丹尼尔咧嘴笑笑。

“现在不是,以后就说不准了。”

鬼狐天冲发现自己患上了花吐症,时常咳出时钟花花瓣。他在第一时间去询问了凯莉,得知如何痊愈后整个人呆若木鸡,一头雾水:“但,我没有暗恋的人,怎么会患上花吐症?”凯莉显出...

[码文时间:2018.2.2  2:16 p.m.]

实不相瞒,我在高中的时候喜欢过一个人。那个人一头白发,鼻梁高挺,一口白牙,声音磁性,面带笑容,金色眸子,而最令我无法忘怀的是包含在眸中的温柔,似若一滩池水,源源不息——每次,我都陷在里面。

在我察觉到我对他有所谓“喜欢”的感情时,是在高三。一说到高三,就想到高考。同学都在伏案疾书,眼里只有学习,但我的眼里,都是他。

全部都是他。

我感觉自己疯了,还是不一般的疯。

高考结束后,我决定表白。他走出了学校的大门,我也踩着轻巧的步子跟随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会一阵愉悦,想来,也是紧张过头了吧。就在我开口,准备叫住他的一霎那,...


[码文时间:2018.1.24  2:46 p.m.]

最近鬼狐天冲有些苦恼。

他的心里住进了一个小人,叫作“丹尼尔”。丹尼尔时不时地会敲鬼狐天冲的心房,直敲得“砰砰”响才罢休。鬼狐天冲有点委屈,丹尼尔把他的心房敲得很疼很疼。在丹尼尔又开始敲他的心房的时候,鬼狐天冲就会喊:“别敲了!”

鬼狐天冲去找了很多名医,但是医生都查不出病情。在鬼狐天冲垂头丧气地走回家时,丹尼尔又开始敲他的心房了,鬼狐天冲蹙了蹙眉,正准备开口,却倏地发现丹尼尔敲得很轻,小心翼翼地,似若是在安慰他。鬼狐天冲把手抚在自己的左胸口上,阖上眼眸,轻声地说:“谢谢你。”

以后,丹尼尔总会在鬼狐天冲沮丧的时候轻轻地...

1.

丹尼尔是个天使。

天使不生存在天堂,天使生存在人间,只有小孩子才能看见他们。

在丹尼尔年满十岁的时候,他用天真的眼神仰视着上帝,他的金色的眸子仿若盛着繁星当空的夜景,:“天使的使命是什么?”上帝的脸上显出慈祥的笑容,“天使的使命——”

“是拯救每一个人”

2.

十岁那年,上帝告诉他,天使的使命是拯救每一个人。

上帝还告诉他,天使不能对人类产生感情。

丹尼尔在城市的上空翱翔着,天空阴沉沉的,没有一丝生气,白云也被染上了灰色,眼下的城市喧哗繁荣。妇女们抱着年幼的孩子,孩子笑嘻嘻的,露出了洁白整洁的牙齿,一对对情侣亲昵地挽着手,男孩子不时帮女孩子梳理头发,女孩子不时向男孩子撒娇...


今天的丹狐依然很和睦呢。(鬼狐大人ooc严重x.

——————————————————

鬼狐天冲很苦恼。不知道为什么,他每天早上起床后都是蓬头垢面的。尾巴的毛发原本就难以打理,如今又要打理头发。发丝总是打结在一起,鬼狐天冲自己梳头的时候总会疼得龇牙。

肯定是丹尼尔晚上悄悄揉我头发。

-

说来也神奇,鬼狐天冲自己总是要花上一个钟头打理头发,丹尼尔却只有手指拨弄几许就完毕了。

丹尼尔的体温总是偏低的,鬼狐天冲在夏季总是很喜欢靠在他身上,冰凉凉的,很舒服——不过冬季他不会如此就是了。

-

一日凌晨,鬼狐天冲朦胧地醒来,昨晚复习地有些过晚,今早险些睡过了时间。

丹尼尔怎么不叫我。...

丹尼尔给了鬼狐天冲一个拥抱,只是他不知道。

也永远不会知道了。

————————————————————————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

原本应在淘汰赛中被回收的鬼狐天冲,此时静静地躺在床上,被褛的洁白与他的发色融合一同,也为他的面容更添几分苍白。鬼狐天冲的短发被人很细心的梳理,乖巧地贴在额上,鬓角处的头发垂于耳廓两侧。这房间没有窗户,只有几个泛着蓝光的荧屏在墙的四面。因这蓝光,昏暗的房间内才算有了几丝的明亮。丹尼尔立于其中,四面荧屏的光亮都照在了他身上,他便就宛如这个世间神圣的救世主。

荧屏上是鬼狐天冲的档案,【生死】分栏上清晰的标明为【死亡】。

丹尼尔...

#丹狐#

抱歉我烂尾短小剧情废

————————————

“丹尼尔同学,能否把饭卡还给我…”

“暴露了啊。我拒绝。”

鬼狐天冲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头发太长了,垂在两侧,他的耳根都红了起来,连带着脸也染上了红。他仰头去看丹尼尔面带微笑的模样,更觉得面上和耳根温度上升。

“这样很让我困扰,丹尼尔同学。”口是心非。

丹尼尔一手攀上鬼狐天冲泛红的面颊,冰凉的触感让鬼狐天冲不觉一颤,他细细摩挲着鬼狐天冲的唇瓣,薄薄的,暖暖的。

鬼狐天冲现在思绪有点乱。

这、这是什么意思。

“饭卡还你,你给我,你看这个交易如何?”

-

后来鬼狐天冲和丹尼尔被称作全校最甜男男cp。

真是可喜可贺,可...

#丹狐#

脑子里一团乱的鬼狐天冲x撩人技能max的丹尼尔

————————————————————————

鬼狐天冲至中午才发觉自己的饭卡丢了,回忆翻江倒海地袭来,在[昨日匆忙离开学校]处暂停。

开玩笑的吧…掉在教室门口了?那岂不是被丹尼尔捡去了。

在思索间,如龙长的队伍不知不觉间减少——已经轮到他点菜了。

“请问要点什么呢?小伙子。”

食堂大妈笑得慈祥,眼角显出一道道浓密的皱纹来。

没办法…先付现金吧。

鬼狐天冲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瘦得可怜的钱包,两指夹起一张,正欲递给食堂大妈,却被身后的人打断了。

“没带饭卡吗?啊不,想必鬼狐同学如此的细腻认真,是不会发生低级错误的。那么,...

#丹狐#

悲伤的小狐狸x满面春风的打你二大爷(咳

还会续…(没完没了←

—————————————————————————

体育老师带两个班,今日两个班一起上了课,据说是因主课老师下午将要进行的测试而做的调整。鬼狐天冲在操场上等候着老师,体育委员扯着嗓子管纪律,喊得鬼狐天冲都觉得烦躁,周边的同学不时推搡到他,鬼狐天冲原本就乱糟糟的内心愈加杂乱无章了。

天色并不是很好,没有一朵云,阴沉沉的,连带着挺拔的树木也无了精气神。

丹尼尔的班级走过来了,是丹尼尔领的队伍。

丹尼尔今天穿的是白衬衫和白边线的黑背心,男孩子的衣服总是会有褶皱,是不细心整理的缘故,在丹尼尔身上却从不会发现这一点。丹...

#丹狐#
可能会续吧。
纯情狐x复杂的丹尼尔(喂

   续了又续   瞎续
——————————————
鬼狐天冲在高中时期有一个喜欢的人,特别特别喜欢。只不过对方不知道。

鬼狐天冲废寝忘食地日夜学习,只为能与他分在同一个考场。座位不错,恰好是对方的斜后方。考试还没有开始,喧嚣声四起。丹尼尔正在和他的青梅——秋谈笑风生,丹尼尔笑得眉眼弯弯。鬼狐天冲托腮默然无声地观望着,他突然觉得自己在看一场话剧,话剧的主角是自己。考场很大,学生的闹声回荡在空闷的教室上空,鬼狐天冲觉着奇怪,他只是看着丹尼尔而已,世界怎么就寂静无声了呢?鬼狐天冲仍旧注视着...

#太田#
對動漫劇情的聯想。他們有這——麽好。w
————————————————————————

太田…晕倒了?

田中歪了歪脑袋,抬手戳了戳太田的肚子,传来的触感有些硬紧,田中手悬在空中几许,见太田仍旧无任何反应,也就不再为此多做想法了。倒也不是放弃,只是想方法,还要去寻人,实在是太麻烦了。

刚刚碰到的…是腹肌吗?

田中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指,独自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间,绯红爬上了面颊。

田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脸红。

田中睡了很久,微风起,翻起田中的衣角,撩起田中鬓角垂下的发丝,使得他朦胧着醒来。

太田依然承大字躺在面前,似乎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们,田中有些苦恼。

现在的太田很安静...


#丹狐#

#HE#

#短篇#

一时兴起的作品。最近挺冷的,每天手都会像冰块一样。
——————————————————————————————
十一月初,丹尼尔已经想要戴上手套了。风很喧嚣,丹尼尔怕冷,即使脖颈已经戴了围巾,扣子扣得一丝不苟,他依旧能够感受到风溜进衣领的感觉。

丹尼尔把手伸进鬼狐天冲的口袋里,鬼狐天冲的口袋很温暖,他很喜欢。丹尼尔抚到一只肉嘟嘟的爪子,不是,是手。

“丹尼尔,你的手好冷。拿走。”

“不要。”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又是十一月。鬼狐天冲走在大街上,风很喧嚣,他怕冷,即使脖颈已经戴了围巾,扣子扣得一丝不苟,他依旧能够感受到风溜进衣领的感觉。

他把手伸进...

#雷安#
#老夫老妻#
#严重ooc及文笔废#
是給cp的生賀。發在LOFTER嘗試一下。畢竟是個透明。不可收到讚美就得意忘形地認為自己真的很棒。感謝每一位讀者的瀏覽。感謝每一顆小心心和小蘭手。這些,都是對我能夠在文圈堅持下去的莫大的鼓勵。
那麽下面文。
———————————————————————————

雷狮和安迷修是在十月相爱的。消息一出惊动了不少的学生,谁都想不到两个成天成夜打架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副甜腻腻的气氛。

这或许是属于雷狮和安迷修的秘密吧。

十月是个不小心踢被子就会冻醒的月份。

安迷修身上的被子歪斜在一旁,风很大,吹得窗户阵阵响,吹得树叶哗哗摇,吹得猫咪都逃窜到了小巷里去。...

#丹狐#
#短篇#
#刀#
#ooc#
大概是看了蝴蝶海之後興起想寫虐吧。放55分鐘哭了55分鐘。一天一天的,越來越覺得自己渣死。
————————————————————————————————————

-1-
丹尼尔是鬼狐天冲的哥哥。
鬼狐天冲打出生以来就是个盲人。

-2-
丹尼尔每天都接送鬼狐天冲,即使他都高中了,丹尼尔都读大学了。
鬼狐天冲劝了很多次也无果。

-3-
丹尼尔每天早上都会给鬼狐天冲一个香囊,据说能够保他平安。
迷信,跟个傻子一样。
鬼狐天冲觉得这个香囊的气味太浓烈了。
就像是丹尼尔对他的爱。
哦,对,忘说了,丹尼尔是鬼狐天冲是恋人。
这是鬼狐天冲和丹尼尔的秘密。

-4-
他们家族很庞大,也很严厉...

谷純不纯.

你好,我是谷纯。佛系。
烂文手。真的很烂。清淡不讨喜的文风。
都是瞎写的。别认真。
我爱你们。

© 谷純不纯. / Powered by LOFTER